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台灣 av,新手必看

在他努力吸吮下,徐美凤手臂上的额毒血已经被他给吸了出来,徐美凤脸色也恢复了一些。

    看到她脸色恢复了一些,林晓东连忙抱着她朝窝棚走去。

    刚才那条蜘蛛是这大山深处有名的蜘蛛黑寡妇,这蜘蛛的毒性猛烈,要是救治不及时,中毒者的小命就没了。

    林晓东抱着徐美凤朝前刚走几步,顿时身体发软,半跪在地。

    这时候就觉得浑身无力,头脑开始产生昏眩,舌头麻木没有了任何感觉。

    “糟糕,一定刚才为她吸毒的时候中毒了。

  ”感觉到身体中的异样,林晓东知道自己也中毒了。

    虽然脑袋强烈的昏眩感觉,让林晓东每走一步都异常困难。

    可是因为他怀里的徐美凤,却是让林晓东坚持下来,最后把徐美凤送到窝棚的位置,然后双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 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林晓东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之际,就发现耳边有人在哭泣。

    “呜呜!林老师,都是我害了你啊!”睁开眼睛之后,林晓东才发现在自己身边哭泣的女人,居然是他英雄救美的女人,徐美凤。

    这时候,林晓东才看清楚窝棚里的情况。

    只见徐美凤穿着林晓东宽大的衬衣,湿哒哒的头发披散肩头,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半跪在在地,守在他身边不停的抽泣着。

    后续是因为刚才发生的情况太过危机了,所以徐美凤数忘记穿里裤了,一览无遗被林晓东看了个通透……  “咳咳咳!我,我没事。

  ”林晓东看到这里,心里一阵尴尬,他真不是故意偷瞄的。

    为了打破心里的尴尬,林晓东假装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嘴里有气无力道:“徐大姐我没事,你别哭了。

  ”  “林老师,你真的醒了,太好了。

  ”看见林晓东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徐美凤眼里满是惊喜感激。

    当她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浑身赤裸昏迷躺在林晓东的怀里,这尴尬的场面让徐美凤顿时一脸通红。

  不过很快明白过来,是林晓东救了她的命。

    “徐大姐,我没事,你不要哭了。

  ”在学校根本没有女人缘的他,来到这龙家村接连和两个女人发生了身子接触,真是想也想不到啊!  “林老师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。

  ”徐美凤扶着林晓东的手臂就想回村找人帮忙,有意无意间,就将他的手臂贴在了自己充满弹性的纤腰上。

    林晓东身子微微一颤靠在墙边,抽开手道:“徐大姐,不,不要紧张,我,咳咳!”话还没说完,他却是一阵猛咳,乌红的血顺着林晓东的嘴角就流了出来。

    望着林晓东吐血的摸样,徐美凤顿时回过神来,林晓东现在身体十分虚弱,根本不可能走那么长的山路。

    “林老师,都是我害了你啊!!”徐美凤一脸泪水,软绵的地方伏在他的胸膛前随着她的哭泣而不停起伏。

    “徐大姐,你,你不要哭了,这窝棚里有解毒的药。

  ”看见徐美凤哭泣的摸样,像是一盆冷水浇灭了他刚刚腾起的那一点火苗。

    在林晓东的印象里,徐美凤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人。

    “有解药?”徐美凤听见他的话,绝望的眼里燃起了希望。

    在林晓东的指引下,她在窝棚的角落里找到一个药瓶,这是王大龙送给林晓东的解毒药粉。

    因为大山里毒蛇毒虫很多,所以他就把这解毒药粉送给林晓东,让他以防万一。

    可是找到药,徐美凤却是一脸的为难,因为林晓东是为她吸毒,黑寡妇的毒素已经侵入五脏六腑,而这解毒药粉是作用用于外伤的。

    “啊!”林晓东拿着解毒药,在看徐美凤迟疑的表情,却是明白过来。

    他,或许要死了。

    “林老师,我……”徐美凤语气哽咽,没想到最后还是晚了一步,就算有解药,也救不了他。

    林晓东语气平静,嘴里笑道:“人生就是那么回事,每个人早晚都会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,这是不可能改变的结果。

  ”  “既然如此,我们为什么不笑着面对呢!”  徐美凤面上一怔,眼睛的泪水,她没想到当一个人面对死亡的时候,居然还能笑得如此平静,这样的男人真是世间少有。

    “林老师,你放心,要是你真有个万一,大姐陪你一起下去。

  ”徐美凤咬咬牙,一抹眼角的泪水,蹲在在了林晓东面前,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在他的眼前。

    “徐大姐,你这是何苦呢!再说你还有小虎要照顾呢!”林晓东没想到徐美凤居然会这么说,他一边劝着,一边赶紧移开了目光。

  他现在已经是个要死的人了,心里哪还能再有半点别的想法?  “咕噜!”  林晓东无力躺在地上,咽了一口吐沫。

  经过早上的大战,和刚才救人的经历,林晓东早就筋疲力尽了!  “徐,徐大姐,你有吃的吗?”既然都要死了,林晓东不想饿着肚子死去。

    “吃的?”徐美凤听见林晓东的话,不知何故有了点想笑的感觉。

    可再想林晓东的遭遇,面容上却是愁容惨淡,叹息道:“林老师你等我一会,我去找找!”  现在林晓东只觉得手脚冰冷,身体就像打了摆子似的,抖动不停。

    其实刚才那番话不过是林晓东的借口而已,身体传递出来的感觉让他知道,自己的时间所剩不多了。

    “林老师您怎么了?是不是冷得厉害?”没找到吃得的徐美凤带着哭腔,六神无主地将他紧紧抱入怀里,仿佛想要用这种办法让林晓东暖和一些。

    两具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,林晓东是村里唯一的教师,也是村子未来的希望。

  为了救他的命,徐美凤什么也顾不上了!  林晓东的胸膛紧和她紧紧贴在一起,徐美凤两条修长的白腿也垫在他的身下,林晓东掌心里传来细滑温热的触感。

    他动了动身子,不知碰到了哪里,徐美凤发出一声娇弱的吟叹。

    可惜林晓东什么也看不见了,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,“妈的,我林晓东这辈子真他娘的窝囊,女朋友被人抢了,也没让爸妈过上好日子,真是垃圾啊!碌碌无为地活了二十多年!”  “咦,这是什么情况?”正当林晓抱怨老天的不公之际,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突然散发出一道白光,直射林晓东眉心之中。

    强大乳白光芒顿时涌入他的体内,身体突然膨胀的痛楚让林晓东惨叫一声,顿时昏死在徐美凤的怀里,失去了知觉。

    三天之后,县医院的急救中心。

    “我不是死了吗?”他不是在窝棚中昏迷过去了吗?怎么现在会躺在医院呢!  在他病床边,趴着一道靓丽的倩影,那熟悉的背影让林晓东忍不住面上一呆,竟然是她?  “唐姐,你怎么来了!”趴在床上床边的人居然是唐宛如,这让林晓东有些意外。

    虽然那天两人有过肌肤之亲,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唐宛如……  “晓东,你醒,真是太好了,老王,晓东醒了。

  ”看见林晓东醒过来,双眼通红的唐宛如神情激动,语气哽咽朝病房外喊道。

    不知道为什么,当看见林晓东脸色乌黑被人背进村子的时候,唐宛如差点瘫坐在地,仿佛天快要坍下来了一般。

    听说林晓东苏醒之后,在病房外休息的乡亲们纷纷闯进病房中,关心问候林晓东起来。

    他这时候才知道是徐美凤背着他走了十几里山路,找到村里的人把他送到医院的。

    听到这里,林晓东面上一愣,没想到是徐美凤救了自己!  众人聊了一会天,正好一个巡房的医走进来,给林晓东检查者身体。

    看见医生给林晓东检查,众人都忍不住屏气凝神,生怕出声耽误了医生给林晓东查看病情。

    “奇怪!”哪知那医生检查了半天,眉头却紧皱不已,这让旁边的众人面面相觑,难道林晓东身体还有什么问题?  “医生,怎么了?”坐在床上的唐宛如看见医生的表情如此凝重,顿时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    “他身体没什么问题,只是……”医生反应很奇怪道:“按理说,他中了黑寡妇的毒液,身体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,只是昏迷了两三天,身体就全好了?”  “全好了?太好了。

  ”唐宛如听说林晓东没事,神情有些激动。

    “没事就行了,你还希望我们林老师有病啊!”看见这医生如此说话,老支书气的胡子一抖,嘴里怒道。

    这医生被老支书一顿臭骂,顿时不敢吭声,只得嘱咐林晓东再留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回去了。

    “就算你为了救人,怎么也要顾及一下自己啊!”当众人都离开之后,唐宛如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痛楚,埋怨起林晓东来,“难道你心里就没有我?”  “当时不是情况紧急嘛!要是换了是你,我也会二话不说,立马冲上前去救你的。

  ”面对唐宛如吃醋的表情,林晓东忍不住嘿嘿一笑,开口调戏她道。

    唐宛如听见这话,忍不住脸颊微红了一下,“(秦桧儿子怎么死的)你到都到这种地步了,说话还没轻没重的。

  ”  而林晓东听见她埋怨的话语,面上只是嘿嘿一笑,并不搭话。

    唐宛如说完这话之后,却是拿着林晓东换下的衣服去洗漱间帮他洗衣服起来。

    空荡荡的房间里,林晓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发呆,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,唏嘘不已。

    “道印法决,引!”看见病房中没人,林晓东右手掌心一摊,对着眉心默念几句口诀。

    只见淡淡的金光下,在窝棚中飞射进入他眉心的纯白色美玉,散发着阵阵荧光落在他掌心之中。

    这块美玉是道家无上秘宝,本源道经。

    这三天来,美玉上的金色光芒不断修复林晓东受伤的内脏,清除体内的蜘蛛毒素。

    望着手里白玉,林晓东忍不住惆怅起来,谁会想到自己这次大难不死之后,还有如此让人意想不到的奇遇呢!  根据储存在他脑中本源道经上面的序言,这本源道经是道家一位高人根据天上飞禽走兽生活习性,以及人的生老病死所研究出来的东西。

    其实用现代人的话来说,就是激发人体潜能,让人体隐藏的潜能彻底释放出来,这样就不会被外界的病毒入侵,损害身体。

    “这本源道经真厉害,没想到才三天就把体内的蛇毒的给清除了。

  ”林晓东紧握着手中的美玉,双目微闭。

    要是有道家的人在现场的话,一定会大声惊呼,林晓东的这种状态根本就是道家所说的内视。

    林晓东感觉整个人变得非同凡响起来,身体的各种器官仿佛装上了永不停歇的马达,感知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  就连窗外两个路人闲聊的话语,林晓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  “我现在是超人了?”感受着身体中力量的不断增强,林晓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  这块玉佩是林晓东从小就佩戴在身上的,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家祖传的玉佩,居然有如此奇效。

   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觉呢!  后来林晓东也想明白了,他身上的玉佩之所以被激活,成为本源道经,是因为他中毒之后,流出来的血渍打湿了玉佩,彻底把它给激活了。

  

“张医生,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?”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,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,可是几天下来,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,醒来后,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,而且湿漉漉的。

  望着有些娇羞,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,老张不免心动了。

  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,今年不到二十岁,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。

  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,但是村长眼光高,看不上。

  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,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,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。

  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,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。

  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,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。

  他一眼就看出来,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,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,想男人了。

  “这里痒吗,还是这里?”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,为了方便,他把门关上了,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,很滑腻,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。

  “哎呀,就是这里,好痒的,张医生,怎么办才好。

  ”莫晓梅心慌意乱的,本来两腿间就痒,让老张的手碰了碰,好像更痒了,连忙夹紧两腿。

  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,信息不发达,即便是村长的女儿,也没读什么书,全都是靠种地为生。

  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,很多不懂男女之事。

  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,乐得其所。

  “你最近做梦,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?”老张一本正经的,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。

  她发育的真好,皮肤又很白嫩,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,让人想要亲几口。

  “哎呀,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,你咋知道的呀?”莫晓梅很吃惊,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,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,但是,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,现在听老张这样说,和梦里对上了,忽然变得欣喜,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。

  “还有什么,你要如实告诉我。

  ”老张暗暗好笑,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?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,什么女人没见识过。

  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,他就很难熬了,身体很硬朗,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,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。

  原本想来这大山村,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,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,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。

  “那个,不好意思说嘛。

  ”莫晓梅咬了咬红唇,想起两腿间的痒处,感到很害羞。

  老张当然明白了,就说道:“你把手给我看看。

  ”“干啥?我妈说,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。

  ”莫晓梅有点娇羞,虽然没什么学问,但是也知道,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。

  “看病呢,给你检查啊,你乱想什么呢?你妈能干,你让她给你止痒,别来找我。

  ”老张故意吓唬她,板着脸假装生气。

  “别,别呀,是我想多了,给。

  ”莫晓梅急了,连忙把手递过去。

  老张暗暗高兴,小丫头,还搞不定你了?他一把抓住了,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。

  年轻就是好啊,多光滑多粉嫩,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,握着少女的手,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,青春焕发。

  “那个,张医生,检查出来了吗?”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,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,俏脸红扑扑的。

  “只能初步确定,那个,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。

  ”老张眯着眼,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,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。

  “还要咋检查?”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。

  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,吞了吞口水,她穿的严实,看不见乳沟,但是可以想象到,是多么的粉嫩雪白,握在手里,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  “我问你,你这里是不是很涨?”老张指着她的胸脯。

  莫晓梅用手捂了捂,睁大了杏眼,连忙点头。

  “你简直神了呀,这你都知道呀,我真是找对人了。

  ”此刻,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“那当然了,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,我还能看走眼,你要想好起来,得让我检查胸部。

  ”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,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。

  “啊,这里,要脱了衣服看吗?”莫晓梅感到羞涩,很难为情。

  “那当然了,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?”老张故作生气。

  “不,不好吧,我娘说,这里,只能给未来丈夫看,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。

  ”莫晓梅惊慌失措。

  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,立刻一瞪眼,气恼的说道:“我实话告诉你,你这个病很严重,不给我检查那里,你会疼死痒死的,算了算了,你走吧,免得你胡思乱想,我要睡觉了。

  ”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,一听那话吓坏了,连忙摇头。

  “别,我,我可不想死,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。

  ”“你回去找你娘去,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,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给你说半天,没收你钱呢。

  ”老张扭过头去。

  “啊,不要,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,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。

  ”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,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,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。

  很快,她上身只剩下一个裹胸布,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。

  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,果然,比想象的还要好看。

  他的手有点发抖,伸过去摸,隔着裹胸布,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。

  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,非常的销魂。

  她红着脸,闭着眼,娇羞的不行。

  “那个,张医生呀,检查好了吗?”被老张揉着胸脯,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。

  “没有呢,你现在什么感觉?”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,盯着莫晓梅的胸,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。

  “我,我觉得更痒了,好难受呢,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。

  ”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,是第一次,所以根本无法形容,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,那里好像又湿了。

  “的确有点严重啊,我要仔细检查清楚,所以,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,最好,连裙子也脱了,我给你做全身检查。

  要不然我帮你吧。

  ”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,浑身燥热,裤子已经顶起来了,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。

  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,不满足隔着衣服摸,甚至,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,少女的身子,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,想想他就激动不已。

  “好,我,我自己来。

  ”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,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,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。

  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,盯着莫晓梅的胸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,圆滚白皙的双峰,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,白里透红……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,迫不及待的,把手伸了过去,慢慢的摩擦起来。

  莫晓梅脸颊绯红,眼神有些迷离,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。

  “嗯,你弄疼人家了。

  ”老张心里暗喜,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,都这样了还不拒绝,看样子有戏。

  使劲的用手捏了捏,那手感太美妙了,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  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,担心莫晓梅怀疑。

  “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不舒服呢?”老张边揉边问。

  “对呀,有些难受,我这是怎么了呀?”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有些害怕。

  “你这里面,染了病,有毒素在作怪,需要吸出来,用手还不行,得用嘴巴。

  ”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,观察她的反应。

  “啊,可,可要怎么吸呢,你帮我吗,这样不太好吧?”莫晓梅害羞了,可是又担惊受怕。

  “我帮你的话,的确是不太好,你一个姑娘家家的,不方便吧,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,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,那算了,回去自己弄去,不过,你要是弄不好,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,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。

  ”老张欲擒故纵,干脆松开了手,假装一本正经。

  莫晓梅被吓的不轻。

  “别,别呀,人家不会弄,那要不,你帮我吧,我不嫌弃你,我不想传染了。

  ”“这可是你说的,那好吧,你把眼睛闭上。

  ”老张暗暗欣喜,又攀附上了她的胸口,低头就凑了过去。

  “嗯,呀,有点疼,你轻点张医生。

  ”莫晓梅又羞又急,她很听话的闭着眼,觉得那里痒酥酥的。

  被老张那样弄,软绵绵的麻麻的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好像有些舒服,又有点难为情。

  她不停提醒自己,这是为了治病排毒。

  老张见她脸颊通红,嘴唇红润,浑身发抖了,越发的来了渴望。

  裤子涨的顶起来了,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。

  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,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,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,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。

  他的手,朝她的大腿摸过去,想去摸她的屁股。

  “哎呀,你干什么呀张医生?”莫晓梅那里当然最灵敏了,连忙并拢两腿,紧张起来,睁开眼了。

  “别动,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,不要说话,你看看,你嘴唇都变色了,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,从你的嘴唇开始。

  ”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,少女的吻,肯定特别有味道,他很渴望。

  “噢,好的,知道了。

  ”莫晓梅又闭着眼,老张吞了吞口水,凑到她红润的唇边,立刻吻了上去。

  又湿润又芬芳,她开始娇喘了起来。

  “嗯,嗯。

  ”莫晓梅被吻了,觉得嘴唇软麻麻的,带着老张的口气,不由皱眉,喉咙里发出呻吟。

  老张不满足这些,想要她的小舌头,可是她的嘴唇抿着,牙齿咬的很紧,看样子很紧张。

  “放松,你嘴里也有毒素了,把舌头伸出来,我帮你排毒。

  要不然你会死的。

  ”老张连哄带骗。

  莫晓梅不想死,犹豫了一下,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。

  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,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,吸允着,不停的吻着。

  果然很香甜,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,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。

  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,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,感觉自己要爆炸了,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。

  “哎呀,什么东西。

  ”莫晓梅隔着衣服,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,还很火热,她慌了,赶快伸手推开。

  老张有点心虚,松开了莫晓梅。

  “我这是给你解毒呢,你躺下来。

  ”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,清纯可人的样子,老张心一横,反正机会就在眼前,不能错过。

 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来个干脆的,到底是要瞧瞧,这年轻姑娘的身子。

  莫晓梅躺下来了,眨了眨大眼睛,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。

  “张医生,现在要怎么样嘛。

  ”“我发现,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,你自己摸摸看,是不是很湿润?”老张敢肯定,莫晓梅没有经验,也没有被男人弄过,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,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。

  莫晓梅点点头,伸手到裙子里,摸到内裤里,果然是湿了,她以为是毒,吓的一哆嗦。

  “哎呀,真的有,我做梦的时候就有,张医生这怎么回事。

  ”“别害怕,这是你身上的毒,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,才可以确定。

  ”“怎么,怎么检查呀?”“当然是要脱了内裤。

  ”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,心里也是砰砰跳,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。

  “啊,那怎么好意思,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。

  ”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。

  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不勉强你,但是,你想想看,是你的命重要,还是什么呢,如果你觉得为难,我可以不帮你检查,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。

  ”听老张这样说,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,恐惧战胜了娇羞。

  “好,好,我脱了让你检查。

  ”莫晓梅又羞又急,慢慢的,把手放在裙子上,先把裙子褪去了,(爱女狂欢)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。

  裤衩上,还湿了一片。

  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,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,应该会很美的。

  “快点吧,不要让毒扩散了,我到时候也没办法,给我检查。

  ”老张催了起来,免得夜长梦多,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,要趁热打铁。

  “嗯,这就脱呢。

  ”莫晓梅满面羞红,闭着眼,缓缓的,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。

  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,瞪大眼睛,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。

  终于,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,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。

  好漂亮,不愧是少女,这里没有被人碰过,还是一块禁地。

  干净又粉嫩,而且居然寸草不生,是光溜溜的。

  果然,很纯洁啊,这姑娘,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。

  老张感到很激动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,成熟的大姑娘,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。

  很美很动人,他几乎忍不住,想要过去,占有莫晓梅,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。

  “那个,张医生,你别那样看人家嘛,好难为情的,你开始检查吧。

  。

  ”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,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,这是为了治病,为了给自己排毒。

  “好,好,非常好,我这就开始了,你要忍着点。

  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e.aspx?6015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e.aspx?140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e.aspx?1824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e.aspx?5646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e.aspx?5669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e.aspx?6614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e.aspx?173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e.aspx?12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