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sm 百合 小說,新手必看

估计她也怕周一山忽然回来,这样的话,周一山出去泡妹子她没抓到,要是被周一山发现她在和我亲热,只怕会挨周一山的打。

  而如果她去了我家,周一山回来之后就算发现她不在家,至少还有别的借口,总被直接在家里堵住要好。

  看得出来,她对周一山还是有些畏惧的。

  我很是心,这房子虽然也是我的,但是现在租给了周一山,要是在这里和秦雪发生点什么,我多少还有些放不开,但是到了隔壁我自己住的房子,我想要做什么,那就做什么。

  现在秦雪对我完全动情了,我知道要真正拿下她,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,甚至,就在今晚。

  等成为我的女人,享受到了那种成为女人的滋味,她就离不开我,而会想办法和周一山脱离关系了。

  现在秦雪是面子上挂不住,才不和周一山分手,周一山不能人道,还是个人渣,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失望了,她和周一山在一起,只是为了报恩,只是为了面子,不让她老家的人说她和她家不懂得感恩。

  我要是真正得到了秦雪的心,我相信秦雪是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的。

  我只要拿下了秦雪的身体,绝对能得到秦雪的心。

  我带着秦雪到了我家之后,我立马一把抱住了秦雪,开始上下其手起来,先前我身上的激情,已经被完全点燃了。

  我的房子装修比隔壁出租的房子隔音效果好太多,我也就没了那么多的忌惮,开始狂亲秦雪。

  秦雪尖叫了起来,连忙道:“东哥……别那么大动静,别人听到就……就不好了。

  ”“我房子是高度隔音的,我们随便做什么……都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”我解释道。

  这一下,秦雪放心了。

  没多久,房间里面就响起了那种暧昧的声音。

  这种声音,对于我来说,那简直就仙乐一般。

  我看秦雪的眼神都迷离了,而且脸色红润,我根据以往的经验,知道这件事情差不多了。

  “好热啊……”我故意道,将我的T恤都脱掉了,露出了一身腱子肉。

  我虽然不像周一山那样,是个搞健身的,但我喜欢格斗,经常打沙袋,我的一身肉,看起来比较精悍,而周一山的肉,看起来解释,但真正要打斗的话,他那种肌肉压根没爆发力,速度也赶不上。

  “东哥……你干什么?”秦雪被我吓了一跳。

  “热啊,你不热吗?”我坏笑道。

  “东哥,你的肌肉,看起来很强悍啊。

  ”秦雪故意扯开了话题,但她却没太躲闪,她一直在打量我,看来,她也是喜欢身材强悍的男人,而不是周一山那种徒有其表的。

  “我从小练习格斗,当然很强悍,不过……我那方面更强悍。

  ”我笑道,可谓一语双关。

  秦雪的色,更红了。

  她是个娇嫩得能滴出水来的女人,但偏偏周一山是个废物,她被我这么一撩拨,心里肯定也痒痒的。

  “天气热,要不,你也脱掉上衣,虽然天天看监控,但我还没近距离看过你的身材,我真的好期待。

  ”我开始提议。

  现在秦雪已经知道周一(姐弟乱性)山在外面乱来了,那么,我要拿下秦雪,机会就大了许多。

  “这……这不好吧,东哥。

  ”秦雪娇羞地道,虽然她和我有了亲吻,还有了身体上的接触,但女人就是这么奇怪,她们似乎觉得穿着衣服,就不算被男人侵犯一般。

  “秦雪,我是真心喜欢你,你的身材那么好,但是周一山却不懂得欣赏,还要出去找女人,但我是真心懂得欣赏你的美的,你……你要是能做我的女人,我哪怕少活几十年都可以。

  ”我眼神烈,看着秦雪道。

  虽然我天天看监控,但现在我和秦雪是近距离接触,要是能直接看,肯定不是看监控能比的。

  现在秦雪到了我的家里,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。

  男人对待女人,讲究循序渐进,但也得胆大,关键的时候不抓住某些东西,那就错过了。

  “周一山混蛋,我一心报恩,他还这样对我……也罢……”接下来,我听到秦雪嘀咕了一声。

  我心中顿时一喜,我知道秦雪这算是答应我了,女人有时候就这般自欺欺人,总要找一个借口。

  “东哥,那……那你今天只能看看,不能动我,我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人。

  ”秦雪看着我道。

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

  ”我道:“我是喜欢你这个人,就算你现在不把自己给我,我也是愿意等我。

  ”“那你闭上眼睛。

  ”秦雪娇羞地道。

  “好。

  ”我立马闭上了眼睛,甚至还有手挡住了眼睛,但实际上,我只是假装闭上了而已,我一直在偷看秦雪。

  秦雪看了我一眼,然后开始动作了起来。

  在我的偷看之下,秦雪的任何一个动作,都显得那么性感妩媚,尤其是她把那吊带衫给除掉的时候,我的呼吸都完全紊乱了。

  那起伏的山峦,那雪白的肌肤,都落入我的眼底,都刺激着我的神经,近距离看秦雪,她的身材真的性感和完美无缺,我很想直接抱住秦雪,好好亲热一番。

  但是我没那么做,我知道不能急,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,我要等秦雪把身上那完美的一切都露出来。

  秦雪豫了一下,才开始继续。

  没多久,她的身上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这么近距离观看这么性感的尤物,我彻底冲动了起来。

  “我……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?”我故意问秦雪道,实际上,我早就将她的身子完全看了一个遍。

  “东哥……你真要看?你也算是有钱人,哪里会缺女人。

  ”秦雪还是扭扭捏捏的,看得出来,她还是比较传统的女人,而且,她内心总觉得她是周一山的女朋友,而且快结婚了,和我这样还是有些不好。

  “你是造物主的恩宠,我当然想看,在我的眼里,任何女人都比不上你,你就是我的女神。

  ”我说得冠冕堂皇。

  “那你看吧……”秦雪用手遮住了身上一些关键的地方,娇羞地对我道,她的声音变得很小很小,简直是细不可闻。

  我却立马睁开了眼睛,我终于可以不要遮遮掩掩了,可以光明正大看了。

  “真美,一切的一切,都是那么完美,你要是做我的女朋友,我肯定天天帮你捧在手心,夜夜温柔地疼爱你,有了你,我觉得世界上任何女人都失去了光彩。

  ”我丝毫不眨眼地看着眼前的美人,赞美的话,不由自主说了出来。

  “东哥,你别说了,好羞。

  ”但是秦雪却不敢看我的眼睛。

  “这有什么羞的?要是没有男女之事,这个世界也就不存在了,因为生命就没法延续,你现在这个样子,也算不得完整的女人。

  ”我试探道:“要不,我让你做一次完整的女人?”“这样……这样不好。

  ”但秦雪还是没完全放开。

  “周一山都出了,他还那么粗暴地对你,你就甘心?”我问道,我不再说什么废话,直接一把抱住了秦雪。

  她要是对我没感觉,不会在我面前将衣服全部脱掉,今晚,我就要得到这个性感女神!秦雪什么都没穿,这可是真的温香软玉在怀,那种感觉,和先前我抱着秦雪的时候又不一样。

  我彻底冲动了起来,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,我的手,开始在秦雪的身上游走。

  “你不能这样对我。

  ”秦雪挣扎了起来:“你……你说了只看看的,你……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“可太性感了,我情不自禁。

  ”我直接将秦雪的嘴巴堵住了,来了一个法式长吻。

  刚开始的时候,她还是挣扎得很厉害,但是慢慢就被我的长吻给征服了,因为我感觉她的身子都软了。

  “东哥……你别欺负我……”但是秦雪嘴上还是在向我求饶。

  “我不是在欺负你,我只是想让你常常做真正的女人的滋味,不然的话,你这辈子也就太不值得了。

  ”我一边上下其手,一边道。

  但是秦雪用手挡住了其胸前的关键位置,一时之间,我还难以得手。

  “那我只用手,不来真的?这样你也不算背叛了周一山,再说了,我觉得你和周一山迟早是要分手的。

  ”我以退为进道,在女人面前,可不能以为用强。

  “,我就这命。

  ”秦雪叹息了一声,怯生生看了我一眼,然后小声道:“东哥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那我今天就让你……让你上下其手……但你不能占有我。

  ”“好。

  ”我心中一喜,立马答应了。

  然后,秦雪将手从关键位置挪开了。

  我是温柔地握住了那里,开始摩挲了起来。

  刚开始的时候,秦雪还是微闭着眼,轻咬着嘴唇,没多久,她的嘴里,就发出了那种迷人的声音,很显然,我的双手她感到舒服。

  我抱着她,她浑身都软了,全部依靠在我的身上,我又动了心思道:“我们去床上吧。

  ”“东哥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秦雪一下警觉了起来。

  “方便亲热啊,我看你身子都软了,都站不住了。

  ”我在她的耳边吹起道。

  秦雪脸色更红了,却是没再说什么。

  女人的沉默就是应允,我一把将丝无寸缕的秦雪抱起来,往我的大卧室走去。

  秦雪身材高挑,那和翘臀甚至还很丰满,但是却不过一百斤左右,我抱着她,很是轻松。

  卧室里面,光线柔和,我将秦雪温柔地放在了大床上。

  秦雪都不敢看我,而我再也不能忍耐,直接扑了上去。

  我的双手,体验着她身上的每一处。

  我情难自禁,她也扭动了起来,而她嘴里发出的那种让人迷醉的声音,让我脑袋都充血了。

  但我身上还穿着衣服,我感觉这些衣服在我和秦雪之间很是多余。

  于是我将这一切都除掉了,然后抱紧了秦雪。

  秦雪大是感觉到了有一个什么物件顶在了她的身上,她不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当她看到我什么都没穿,而且某个地方剑拔弩张的时候,她又羞又惊。

  “东哥……你……你这也太大了吧。

  ”秦雪震惊道,和周一山的比起来,我的是巨无霸,周一山的就是牙签,她当然吃惊。

  “大不算什么,关键要持久,我一次起码四十分钟以上,状态好的时候,要一个小时以上。

  ”我道,我觉得我要拿下秦雪,就要让她心里痒痒的。

  “这……这也太厉害了。

  ”秦雪又偷偷地看了我那里一眼,眼神之中多少有些渴望。

  “那要不要试试?”我的双手一边在她身上动作,一边道。

  秦雪将双腿夹得紧紧的,很显然,她也有些忍不住了,要知道,她是一个正常的有需求的女人,而我在男女之事方面的技巧上,那绝对是优秀的。

  “这不行……我和你亲热,都有负罪感,要是我把身子给你,我内心难安。

  ”秦雪道。

  “我不会强迫你的。

  ”我抱紧秦雪,嘴上这么说,但实际上,却用我那厉害之物,在她身上的一些部位磨蹭。

  “东哥,你别这样……我实在受不了拉。

  ”几分钟之后,秦雪哀求了起来。

  

王大柱一手攀附在胸口,另一只手则是摩挲着她那白皙的脖颈,随后沿着她迷人的锁骨往下滑去。

  “山神……不要……”杨婉清极力压低声音阻止的同时,按住了王大柱的手,实在是那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,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早已心痒难耐的王大柱,一把将她的手给打开,故作恼怒道:“本神在施法的时候,莫要乱动妨碍本神,否则你丢了小命,就别怪本神了!”瞧见山神发怒,杨婉清吓得再不敢动了,只得任凭王大柱的手,任意施为。

  “感于其忠贞之心……”外面仍然在宣旨,王大柱忽然加大了力道,疼的杨婉清眼眶飙泪,几乎要叫出声音来!可她只能死死咬着唇,拼命着剧痛,这是山神在为她检查身体啊,他不能打扰到山神施法,更不能让外面的吴刚发现他的师娘现在的情形。

  兴奋的感觉刺激着王大柱的感官,大手在杨婉清的身前前不断游走,忽然往下一滑,向下蔓延……“特命人建贞节牌坊一座,即刻动工……”“唔……”毫无防备的杨婉清浑身一抖,闷哼了一声,脸色瞬间血红,她怎么会……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呢!“师娘,圣旨你可听清楚了?”酥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,让杨婉清莫名觉得身子,无比空虚!杨婉清强忍着想要叫出来的冲动,两手死死按着王大柱的手腕,随后语气颤抖道:“听……听清楚了……”杨婉清白皙的脖颈都泛起了潮红的颜色,王大柱心知杨婉清这是来了感觉,被冲昏了头脑的王大柱,用蛮力挣脱了杨婉清的手后,再次朝着那地方探去!果然是未经人事的女子,稍微一挑逗,就不行了!听到杨婉清的声音有些不对劲,门外,吴刚关切的走到门前询问道:“师娘,你怎么了?”“我没事,你不用担心我……”杨婉清拼命咬着嘴唇,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可王大柱的手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,甚至直接将手指探入!忽如其来的偷袭,和那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,让杨婉清猛地并拢了双腿,困住王大柱的手,并下意识的叫出声来。

  “啊……”一道令人浮想联翩的叫喊,吓得王大柱和杨婉清都愣住了,呆呆的看着紧闭的房门。

  门外的吴刚,更是在这时候开始敲响房门,并大喊道:“师娘,里面出了什么事,需不需要学生进来帮忙?”王大柱怎么也没有料到,杨婉清竟然真的叫喊了出来,顿时慌了神。

  杨婉清可是皇上亲自下旨,要给建贞节牌坊的寡妇啊,若是门外的人这时候冲进来的话,他就是有一百个脑袋,也不够砍的啊!想到这里,王大柱唯有寄希望在杨婉清身上,于是低声说道:“本神此次附身的事情,切记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,否则神力失效,不光是你会遭到反噬,随时有丧命的危险,就连本神也会魂飞魄散!”如此严重的后果吓坏了杨婉清,再说现在山神的手还在里面,如此场景,也万万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啊!念及于此,杨婉清赶紧对门外的吴刚说道:“大人,小女子……身体抱恙,惊扰了大人,请大人见谅!”杨婉清还算机智,王大柱松了口气,动了动手,本想要抽出来,却惹得杨婉清浑身一颤,以为王大柱还要动作,下意识并的更紧了!“嗯……”杨婉清咬着嘴唇,粉嫩的颜色从脸颊一直蔓延到了脖颈,莫名有种空虚感浮上心头,竟觉得身子骨在发痒!莫名的感觉,让杨婉清不由自主的小幅度扭动着身躯,杨婉清的心中,忽然钻出了一个可耻的想法,她竟然不希望山神的手拿开……“山神我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杨婉清软糯的问,声音柔媚的几乎要滴出水来!看着怀中的小寡妇,不断扭动娇躯,一副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,王大柱只感觉心脏猛地突突了几下,心中忽然身处一个更加邪恶的念头。

  “妖邪受到了神力的刺激,已经虚弱不少,抵御不住神力的攻击,你身体里排出来污秽之物就是那妖邪的鲜血,不信你可以闻一下,是不是有腥臊味?”王大柱说着,把手拿出来,凑到杨婉清的鼻尖。

  不谐世事的杨婉清,还真以为这是妖邪的血液,竟是耸动着小鼻子,凑上去嗅了一下。

  “的确如山神所说……有股腥臊味……”说完这句话后,杨婉清神色娇羞难耐,慌忙侧过头去,这些秽物毕竟是从自己身体里排出来的,实在是太羞人了啊!“既然师娘身体抱恙,来人呐,传周大夫速来,为本官师娘好生诊治。

  ”门外吴刚的说话声,让王大柱原本激动的心,又紧张的悬了起来!“大人,不用了,小女子……小女子已经恢复很多了,咳咳!”或许是太过震惊和惊慌,杨婉清紧张的话都说不明白了,不小心被口水呛到,猛烈的咳了咳。

  “都咳成这样了,不治病怎么行?师娘你且稍等,周大夫很快就到了。

  ”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这种地步,这可吓坏了王大柱,他惊恐的扫视了屋子一圈儿,发现竟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!只有那深蓝色床榻的帘子,可以稍做遮挡。

  “速速随我来!”王大柱横抱起杨婉清,原本披在腰间的衣衫尽数滑落,只剩下肚兜和贴身亵裤遮挡着隐蔽之处。

  被一个陌生男人抱住自己(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)的身子,哪怕这个男人是山神,如此情形也让杨婉清羞得都快晕厥了!而且王大柱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每走一步,就要向自己身上撞一下,肌肤碰撞的感觉,带给她前所未有的羞耻感!“这只是山神在替我治病,我们是清白的,对,我们是清白的……”王大柱将全身已变成了虾红色,娇羞无比的杨婉清放在床上之后,急忙也爬上床,拉好了帘子,并将锦被盖好。

  身子在杨婉清身上掠过的时候,那儿竟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擦过杨婉清胸前,吓得杨婉清顿时瞪大了双眼!山神身上怎么会藏着兵器……那兵器是……是做什么的?就在杨婉清疑惑之际,“吱呀”一声,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
  王大柱憋着一口气,听着脚步声渐渐靠近,随后响起一道中年男子温和的声音。

  “孙夫人,是周大人让我来为你诊治的,请把手伸出来,让我为你把把脉。

  ”见王大柱点了点头,杨婉清这才把手伸出了帘子外。

  三个人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床帘,尤其是杨婉清还光着身子,和自己睡在一起,王大柱从未遇到过如此紧张又刺激的情景!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d.aspx?5694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d.aspx?3219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d.aspx?408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d.aspx?7491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d.aspx?6294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d.aspx?1553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d.aspx?1043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d.aspx?4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