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a 片 直播,新手必看

近日,杭州一对30岁的年轻小夫妻到杭州上城法院要求离婚,当时2人还有说有笑,女子还撒着娇。

  据了解,2人是2012年结婚的,2人都长得不错。

  目前还没有孩子和房产。

  男子到法院起诉离婚,给出了女子出轨的证据,这些证据是女子与其他3个男人的聊天记录和照片。

  男子说,其实自己也不想离婚的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本来也不想说什么,还想好好过下去,只想女子做个解释,但是女子就是不解释,之后发现自己也管不住女子了,就起诉离婚了。

   不过女子却说,自己天天在夜店,出轨的人都是比自己小的小鲜肉,她其实是很保守的人,没有同一时间爱上2个人,只是自己喜欢上谁就会去喜欢,即使结婚了,也没有被这些束缚,有时候都忘记自己结婚了。

  当时是家里人催着结婚,正好他追自己,(我的男友一千岁)就所幸结婚了,现在已经不爱他了。

  就大大方方的离婚。

  起初,男子拿出证据,还想让女子赔偿5万元的,之后女子说当时结婚装修的时候,自己家里买了一些家电,自己也不想搬了,就折旧5万元给她吧,男子想想也同意了。

  婚姻的船说翻就翻了,还力挽狂澜个啥。

  不过这样的姑娘,也三十岁的人了,还能说什么,只怪她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吗。

  

这么的想着,光头也就彪呼呼的回道:“好!你大爷我就给你这机会!让你小子跟我单挑!”可是光头的话刚落音,那位眼镜男就紧忙上前来劝阻道:“五哥,你还是别中了他小子的圈套吧!这小子太鸡贼了!再说,五哥,这小子也不是啥省油的灯!”听得这话,光头可是不高兴了:“卧槽!他小子不是省油的灯,难道我老五就是省油的么?”“不是!那个……”眼镜男又是急忙道,“五哥,你听我说,这小子还是挺能打的,所以别中了他的圈套!”这话,光头更是不爱听,便道:“麻痹的!就他能打?我老五就是祟包了?就是个孬种了?告诉你们,我当年出来混的时候,你们还穿开裆裤呢!老子当年就是拿着根扁担,从菜潭村一直打到邬柳镇,就这么出名的!卧槽,就他小子再能打,又能咋样?”眼镜男忙道:“不是不是!五哥,你听我说,我们都知道你挺牛的!都知道你挺能打的!但是也没有必要跟他小子单挑不是?”忽听这话,光头不由得一愣,呃?对哦?我……我他妈凭啥就要跟他小子单挑呢?他算他娘个球呀?想着,他忽地扭头瞧了瞧杨小川……杨小川便道:“老子就知道你个秃子没种,不敢跟老子单挑!就你这种没种的货,还号称是他们的大哥呢?怪不得你们琛哥刚刚会扇你,原来你还真是个废物!”“卧槽!!!”光头忽地一声震怒,急得脖颈鼓鼓的,青筋外露,挥手就怒要给杨小川一个大嘴巴子……可杨小川忙道:“喂喂喂,你想干嘛?咱们不是说好了是单挑么?你这算他妈咋回事呀?”但,光头那一巴掌还是打了下去……而杨小川则是仰头往后一闪,闪躲了过去。

  忽见都这样竟是没有打着他小子,光头更是有些激恼了:“哟呵?!!你这兔崽子!!!你真以为自己很能打是吧?!!”杨小川则是回道:“我没觉着自己很能打,但是有种跟你单挑,你有吗?”光头这个激恼呀,忽地一声令下:“松开他小子!!!”眼镜男忽见情势如此,又是急忙道:“五哥五哥,你……你还是冷静一些吧!别中了他小子的圈套!他小子这就是激将法!”可光头就是一股激恼:“松开他小子!!!老子管他什么激将法不激将法呢!!!就算是个圈套又能咋样呢?!!就他小子还能打过你们五哥咋地?!!”见得五哥如此,没辙了,其中有两名单瘦的小弟也只好朝杨小川那方走去,打算给杨小川松绑了……就这时,杨小川却是急忙道:“等等!”忽听这个,光头来劲了:“咋了?你小子怕了?怕挨揍了?”“不是。

  ”杨小川回道,“先说好,咱们得立个规矩。

  ”“你小子说!”光头忙道。

  杨小川便道:“那成,先好说,要是你一会儿输了的话,不许再公报私仇。

  输了就是输了,咱们得按照江湖规矩不是?要输得心服口服不是?当然了,赢也得赢得光明磊落了。

  ”“成!”光头许诺道,“就按照你小子的规矩!”话毕,光头冲那两个小弟说道:“给他小子松绑!”于是,那两个小弟也就上前来给杨小川松绑了……在那两个小弟在给他松绑的时候,他小子的两珠子则是在贼溜溜的瞄来瞄去的,貌似是寻机会逃走……事实上,单挑挑个球呀?杨小川这厮只不过是想找个机会开溜而已。

  再说,他早就看出他们的这个五哥有点儿二百五,所以他这激将法也是奏效了。

  待一会儿,给松了绑之后,杨小川这厮站起身来,装模作样的活动了一下手腕,然后又是活动了一下脚腕,装出一副单挑前的准备……光头瞧着,有些急不可耐了:“卧槽!你小子还有没有完了呀?准备好没?”可是哪晓得杨小川丢下一句‘准备尼玛个蛋蛋呀?’,扭身就朝后窗的那方跑去了……忽见情况不对,光头惶急嚷嚷了起来:“逮住那小子!!!别让他跑了!!!”光头的话还没落音,就只见杨小川就纵身扑向了后窗……‘蓬!’两扇破烂的窗户百叶,一撞即开,只见杨小川整个人就扑向窗户外了……可是意外的是,‘轰!’的一声,便是一阵鸡飞狗跳的……原来是咱们小川医生不巧扑在了鸡窝中,很是狼狈,弄得一身鸡毛,满头满脑都是。

  更加不巧的是,待咱们小川医生惶急的爬起身来之后,就有一枪口瞄准了他……‘镗!’潜意识中,咱们小川医生说了句‘尼玛个蛋蛋呀!’,然后整个人便是歪歪扭扭的又倒在了鸡窝中……‘噗!’的一声,一地鸡毛溅起。

  原来又是中了麻醉枪。

  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咱们小川医生又不知道了?只是那个开枪的平头一脸得意的说道:“麻痹的,你小子再狡猾,能跑得过我这麻醉枪?我他妈早就说了嘛,这可是一个高科技时代了,懂么?”而那光头则是扭头冲平头骂道:“高你妹呀?快去把那小子拖进来!”……一个小时后,县城,近郊的一套仿古式四合院内。

  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头正站在窗前凝神的望着窗外的风景,手里还攥着两个核桃在转动着,忽地,一位模样还算憨实的老伯进了禀报道:“坤叔,阿琛来了。

  ”“嗯。

  ”那被称为坤叔的老头头也没回的应声道,“叫他进来吧。

  ”随后,不一会儿,只见之前在邬柳镇出现的那位矮戳戳的胖墩墩的背头男,也就人称的琛哥,他走了进来……听着脚步声,那叫坤叔的老头仍是没回头,仍是就那样的看着窗外,问了句:“秦羽国的那事办得怎么样了?”“嗯……”那位人称的琛哥吱吱嗯嗯的,有些胆怯,貌似不敢说实话似的,但又没辙,只好实话道,“还下落不明。

  ”坤叔面色忽变:“你怎么办事的呀?”“嗯……那个……坤叔,是这样的,本来是要办妥了的,只是……只是后来被一小子给救了。

  ”“救了秦羽国的那小子是谁?”听得坤叔那么的问着,那位琛哥有些胆怯怯的看了看坤叔的背影……那位坤叔仍是那样,面向窗外,手心里在转动着那两个核桃。

  听得阿琛没敢吱声,那位坤叔便有些气怒的说了句:“我在问你话呢,救了秦羽国的那小子是谁?”“那个……”那位琛哥吞吞吐吐的,像是一时记不起来了似的,“就是……就是一个小村民,哦不,他说他自己是个小村医。

  ”“小村医?”那位坤叔忽怔了一下,然后又是问道,“哪个村的?”“是……好像是……小渔村的?”“什么叫好像是呀?到底哪个村的?”“小渔村。

  ”听说是小渔村,那位坤叔又是忽怔了一下,然后追问了一句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“好像是姓杨?叫杨什么……川?哦对了,叫杨小川!”“杨小川?!!”那位坤叔的脸色忽地变得格外的严肃了起来,严肃的有些吓人,手心攥着的那两个核桃也忽地停止了转动……那位琛哥似乎也不明是咋回事,只好胆怯怯的点了点头:“嗯。

  是的。

  杨小川。

  ”这话刚落音,也不知道咋了,只见那位坤叔忽地气怒的转过身来,一副怒要吃人的样子,抬手就是一怒的掌拍在了那位琛哥的大背头上……‘咔!’只见那两个核桃在那位琛哥的(俩性故事)大背头上被拍得粉碎的同时,一股鲜红的血液就顺着他额头溜下来了……待那位琛哥反应过来之后,这才后怕的浑身一抖,当即就被吓得尿了裤子,随之只见他两腿哆嗦得厉害。

  随即,哪晓得那位坤叔又是怒的一巴掌扇了过来……‘啪!’随着这一声脆响,只见那位琛哥的头都被打歪了。

  这时,那位坤叔才问道:“你们对他怎么样了?”这一问,吓得那位琛哥又是浑身一抖,哆哆嗦嗦的:“那……那、那个……没、没、没对他怎么样!就、就、就是……就是老五……老五把他绑起来了!”听得这话之后,那位坤叔则是忽地震怒道:“马上、立刻放了他!!!他要是少一根汗毛,我就要你们这帮饭桶全他娘去陪葬!!!”这话吓得那位琛哥的腿也不听使唤了似的,便是‘噗通!’一声,就跪倒在了地上!……这会儿,邬柳镇。

  当杨小川再次被水给泼醒后,他仍是不知道自己目前身在何处,只是知道自己目前还是没能逃脱贼窝,还在原来那帮家伙的掌控下。

  由此,他心里这个郁闷呀,心说,尼玛,有种的话,你们就别他娘用麻醉枪呀!那光头见他醒来,那个恼怒呀,冲他啐了一口痰:“呸!妈的!你这小兔崽子喜欢玩是吧?成,那你大爷我就陪你玩玩吧!”说着,光头扭头冲兄弟们一声令下:“把这小兔崽子丢到那间小屋里去,老子要玩死他!”那位眼镜男顿时不解,一脸困惑:“五哥,那个……秦羽国的女人不是关在那间小屋里么?”听得这话,那光头不由得冲那眼镜男骂道:“妈的!你这狗娘养的四眼仔平时不是挺聪明的么?这回咋就他娘犯糊涂了呢?老子要把这小兔崽子给秦羽国的女人丢在一起,难道你不明白啥意思么?”那些个小弟们听得这话,一个个都不由得哈哈的乐了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”然后,其中的那个平头乐嘿道:“四眼,五哥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看现场表演,懂球了么?”听得平头这么的一说,他们又是哈哈的乐了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”杨小川则是忽地紧张了起来,脸颊随之涨红不已的,暗自心说,麻痹的,他们不会真想看老子和一女的搞啥现场表演吧?老子可还是尼玛童子之身呢,这事……卧槽……尽管如此,但是这可就由不得他了。

  忽然,上来了四个弟兄,也就直接将杨小川给架走了……由此,杨小川慌是挣扎道:“喂!你们想要干啥呀?”那光头则是得意的乐嘿嘿的回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不是喜欢玩么?那你大爷我就陪你玩玩呗!一会儿表演可要卖点儿力哦,否则的话,你大爷我就剁了你的那个玩意!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c.aspx?3074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c.aspx?514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c.aspx?5483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c.aspx?356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c.aspx?3391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c.aspx?1547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c.aspx?1230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c.aspx?58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