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5278 論,新手必看

“嘿嘿嘿……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,特意给你送咖啡过来……”韩鹏一边献殷勤,一边有意试探道,“里面那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?”韩如冰自然不会告诉韩鹏事情的真相,毕竟这关乎到她的脸面。

  她并没有接过段鹏手中的咖啡,而是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没什么,妨碍公务而已……”段鹏知道韩如冰并没有说实话,然而他也没有说破,而是继续试探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小子?”韩如冰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还能怎么办?老规矩,让他在审讯室呆一晚上,好好反省反省,天一亮就放了。

  ”段鹏转了转眼珠,突然心生一计,透过窗户望了望审讯室里的欧阳羽,皱着眉头装模作样地说道:“我看这小子似乎有点眼熟啊?好像是我们刑警队正在追捕的一个逃犯。

  ”“哦?你确定?”韩如冰诧异地问道。

  段鹏笃定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八成就是这小子!冰冰,你也辛苦一天了,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,这小子交给我们刑警队处置就好了。

  ”“那好吧,人交给你了,我回去了。

  ”韩如冰巴不得躲段鹏远点呢,说完这句话后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少顷,段鹏带着一个名叫潘杰的年轻男警官,迈步走进了审讯室。

  欧阳羽正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,见两个男警官进来了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二位警官,我可以走了吗?”“想走?没那么容易!”段鹏一边说,一边对身边的潘杰递了个眼色。

  潘杰立即心领神会,摘下了警帽,扣在了监控探头上面。

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欧阳羽不明就里地问道?“什么意思?哼!”段鹏沉下脸,从腰间抽出警棍,冷笑道,“臭小子,你胆子不小啊,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敢欺负?老子过来帮你舒活舒活筋骨!”说罢,段鹏手中的警棍,狠狠地砸到了欧阳羽的头上。

  尽管欧阳羽受过特殊训练,抗击打能力要远远高于常人,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警棍,他还是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然而欧阳羽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笑出声来:“呵呵呵…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个韩警官根本没拿正眼看过你吧?上赶着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亏你还是个男人!”“臭小子!你活腻了吧!”段鹏再次举起警棍,劈头盖脸朝欧阳羽的头上、身上砸去!这时候,潘杰在一旁担忧地制止道:“鹏哥,别打了,再打下去该出事了……”段鹏这才悻悻收手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把这小子送到第二监狱去,和那些重刑犯关到一起!”“这……鹏哥,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吧?再说这也不符合规定啊?”潘杰不由得面露难色。

  段鹏沉着脸说道: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?你要是还想继续穿着这身警服,最好按我说的去做!”面对段鹏的威胁,潘杰没有办法,只好将欧阳羽押上警车,带他前往尚海市第二监狱。

  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,自然听说过第二监狱。

  尚海市一共有两所监狱,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普通罪犯,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!警车停在了第二监狱门口,潘杰摇下车窗,与监狱门口站岗的狱警交流了几句。

  随后他又摇上了车窗,回过头一脸歉疚地看着欧阳羽:“兄弟,对不起了,我也是被逼无奈,希望你不要记恨我……”听到潘杰的话,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,并没有任何的表示。

  其实他心里很明白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那个叫段鹏的家伙在搞鬼!而这个潘杰,只不过是被裹挟而已。

  少顷,监狱大门打开了,两名狱警从里面走了出来,将欧阳羽押送进了监狱。

  从始至终,欧阳羽一直保持着沉默,他甚至没有趁机向狱警控诉。

  欧阳羽很清楚,既然段鹏那个家伙敢私自将自己送到第二监狱,就说明他早已经安排打点好了一切。

  自己横竖躲不过这一关了,何必还要多费口舌呢?辗转,两名狱警带着欧阳羽来到了一间羁押室,将他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没过多久,就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中年男人眯着眼,上下打量着欧阳羽:“你就是欧阳羽?”欧阳羽点点头,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。

  中年男子个头不高,身材较胖,虽然脸上一片温和之色,但目光中却流露出几分狡诈的精光,看样子是一个阴险十足的家伙!中年男子坐在了欧阳羽的对面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张,是第二监狱的监狱长。

  欧阳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在这里委屈几天。

  欧阳羽不由得冷笑一声:“呵呵,能得到监狱长的亲自‘接见’,看来我欧阳羽面子还不小呢!”张狱长没有理会欧阳羽的冷嘲热讽,继续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,我也不想知道。

  我只希望你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不该说。

  ”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:“就算我再聪明又有什么用?还不是被小人给算计了?反正你们早已经串通好了,就算我申冤也是无用,又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呢?”张狱长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很好,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,那接下来的事情,就好办多了……好了,将他收监吧。

  ”“是!”两名狱警立即押着欧阳羽,缓缓朝牢房区的方向走去,最终将他带到一扇冰冷的铁门前。

  其中一名狱警一边解开欧阳羽手上的手铐,一边厉声喝道:“欧阳羽,从今天开始,你被收押在13号牢房,要和你的狱友和睦相处,不许打架斗殴,记住了吗?”欧阳羽并不理睬狱警的话,一边揉着手腕,一边大步走进了牢房。

  由于牢房内的光线很是昏暗,欧阳羽的眼睛适应了一阵,才看清原来牢房内一共有七个男人,每一个都是身高体壮、五大三粗的,全都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,仿佛窥视着猎物一般。

  从他们凶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来看,每一个都是亡命之徒啊!尤其是中间那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家伙,从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气,看样子绝对是个杀人犯,而且不只杀了一个人!欧阳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那个叫段鹏的家伙还真是卑鄙,这是要整死老子啊!不过欧阳羽并没有理会他们,自顾自地坐到了一张空床铺上面。

  这时候,其余六人纷纷看向纹身男,其中一个光头说道:“华哥,这小子似乎不太懂规矩啊?”纹身男迈步来到欧阳羽面前:“小子,第一次进来吧?不知道来这里要‘办手续’么?哥几个你们说对不对?”“对!”众人一边附和,一边纷纷凑了上来,很快便将欧阳羽围在了中间。

  纹身男摆摆手道:“先别着急动手,这小子是个雏儿,咱们要慢慢‘享受’!先让他面壁思过,醒醒脑子!”光头立即推了欧阳羽一把:“臭小子,说你呢!听见没有?去!赶紧到墙角面壁去!我来给你做个示范,看好了啊!”说罢,就见光头弯下腰去,脑袋顶着墙,双臂向后高高扬起,活脱脱像是一只秃尾巴鹌鹑。

  看到光头摆出的姿势,众人再次纷纷笑出声来。

  这样的经历,他们每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都遭遇过,可以说是监狱里的“传统”了。

  光头直起身,对欧阳羽喝道:“姿势要标准,弯腰必须呈九十度角,手臂必须要伸直,这是规矩!先面壁思过二十分钟,一会还有其他‘手续’,等所有‘手续’都办完了,你小子就算是过关了。

  ”欧阳羽没有理会光头,而是对纹身男说道:“华哥是吧?看样子你应该就是这个牢房的老大吧?”纹身男得意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大名周庆华。

  ”旁边的光头赶忙附和道:“想当年,华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!你小子要是早生几年的话,应该听过华哥这么一号。

  ”欧阳羽并不知道周庆华到底是什么来头,也丝毫不感兴趣。

  他唯一关心的是,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。

  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半头的周庆华,欧阳羽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华哥,咱们萍水相逢,我并不愿与你和你的兄弟们为仇作对。

  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进监狱,但我知道,规矩就是规矩,任谁也不能例外,何况当年武松还差点挨了一百杀威棒呢,不是吗?”周庆华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看来你小子还算上道,既然如此,哥几个可就对不住了!”欧阳羽继续说道:“不过你们记住,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一次,如果你们敢第二次对老子动手,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!”说罢,欧阳羽身体一蹲,整个人蜷缩在墙角,护住自己全身的要害。

  周庆华拿起一床被子,缓缓走了过来,将被子蒙在了欧阳羽的身上,继而大手一挥。

  其余人纷纷一拥而上,对欧阳羽好一阵拳打脚踢!不知道打了多久,周庆华摆摆手道:“好了好了,别打了。

  ”众人这才纷纷停手。

  欧阳羽慢慢掀开身上的被子,从地上站了起来,看似全然没事。

  要知道,欧阳羽的抗击打能力远远高于常人,这顿拳脚对于他来说,无异于挠痒痒一般。

  欧阳羽掸了掸身上的土,冷哼道:“哼!还别说,你们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够专业的,专打身子不打脸,是怕被狱警看出来吧?”周庆华一脸得意地看着欧阳羽:“怎么样臭小子,服了吗?”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:“打了就打了,问这些有意思么?还有别的‘手续’吗?咱们继续……”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,周庆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!周庆华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欧阳羽,心说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?挨了一顿毒打,竟然看上去丝毫没有任何事情?看得出,这小子非同小可啊!周庆华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,庆幸刚才并没有故意刁难欧阳羽。

  心说真要是把这小子惹急了,哥几个加起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!沉吟片刻之后,周庆华走上前,轻轻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,满脸堆笑地说道:“小兄弟,千万别往心里去啊。

  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,谁都逃不掉。

  不过……看你小子是条硬汉,其他的‘手续’就免了吧。

  ”“好吧。

  ”欧阳羽也不多废话,缓缓走回到自己的床铺。

  虽然挨了一顿毒打,但欧阳羽丝毫没有生气。

  一来,那些人的拳脚根本伤不到他,二来,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、节外生枝。

  这时候,周庆华再次凑了过来,态度也变得和蔼了许多:“小兄弟,犯了什么事进来的?”欧阳羽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本来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,被当作毒贩子抓了起来,然后就送到这里来了。

  ”然而正所谓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,从某种角度来说,他们比一般人更加具备法律意识。

  像欧阳羽这样,既没有犯法也没有经过审讯,便直接押送到这里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得罪人了。

  周庆华担忧地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:“小兄弟,看样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?”欧阳羽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无所谓,既然来了,就在这好好休养几天,权当是度假了。

  ”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,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,心说这家伙难道是个疯子吗?竟然把在重刑犯监狱服刑当作是度假?这时候,欧阳羽突然想起一件事,问周庆华道:“华哥,我刚刚回到尚海市,很多事情都不了解,我想和你打听个事情。

  ”“哦?什么事情?”周庆华诧异地问道。

  “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扫毒啊?”欧阳羽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因为他觉得,即便被人举报吸毒,警方也不可能不经过调查就冒然出警,而且还是缉毒大队的队长亲自带队。

  别看周庆华他们在监狱服刑,但他们并没有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。

  要知道,在这所第二监狱里关押着很多尚海市(完美暗恋)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,虽然他们人在监狱里服刑,但是道上的一举一动,他们甚至比警方还要了解。

  周庆华犹豫了一下,对欧阳羽说道:“小兄弟,实不相瞒,最近尚海市的确正在扫毒,好多毒贩子都被抓起来了。

  ”“哦?这到底是为什么?难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吗?”欧阳羽再次问道。

  周庆华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个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。

  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,盘踞本市的几个大毒枭,联合控制着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货量,避免触及警方的底线……然而就在前不久,本市最大的大毒枭肖振东被仇家暗杀,从那之后,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乱无序的状态,一些以前从来没有从事过毒品买卖的大佬,也纷纷染指毒品交易,互相争夺货源、打压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,甚至还发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,总而言之,现如今道上已经彻底乱成一锅粥了,唉……”说到最后,周庆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其他人的脸上,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。

  欧阳羽很理解他们,虽然他们人在监狱服刑,但是监狱外面还有他们的亲人,他们的兄弟。

  不过欧阳羽毕竟与他们并不是很熟,多说无益,索性翻身躺倒,沉沉睡去了。

  …………第二天,韩如冰早早便赶到了警局。

  经过一夜,韩如冰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,她觉得,虽然欧阳羽十分可恶,但自己假公济私,把他关起来,似乎也有些过分了。

  所以韩如冰赶到警局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把欧阳羽放了。

  可是当她赶到审讯室的时候,却不见欧阳羽的踪影。

  韩如冰觉得有些蹊跷,赶忙来到了刑警队的办公室。

  此时段鹏还没有来上班,偌大的办公室里,只有潘杰一个人在。

  见韩如冰来了,潘杰不免有些紧张,赶忙起身行礼:“韩队长,早上好!”韩如冰懒得和他客套,直接问道:“小潘我问你,昨天晚上我抓来的那小子呢?”潘杰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送到……送到第二监狱去了……”“什么?!”韩如冰一听就恼了,“你们凭什么这么做?人是老娘抓来的,你们怎么说关就关起来了?这未免不符合规定吧?”潘杰慌张地摆摆手道:“不……不关我的事啊!是……是段鹏的意思……”“段鹏?他凭什么随便把人送到监狱去?而且还是第二监狱?你们知不知道,那是什么地方?那可是重刑犯监狱啊!在那种地方呆一晚上,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啊!”韩如冰顿时恼了,她的内心深处,对欧阳羽的安危很是担忧。

  潘杰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,再加上他对段鹏的做法也颇有不满,于是便对韩如冰道出了实情。

  听完潘杰的叙述,韩如冰更加怒不可遏,当即掏出手机,拨通了段鹏的号码。

  “段鹏,你什么意思?随随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监狱去,你这是在违法乱纪知道吗?”电话接通后,韩如冰歇斯底里地骂道。

  段鹏刚刚起床,正在赶来警局的路上。

  原本他以为,韩如冰一定会对他心怀感激,没曾想却是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顿骂。

  “冰冰,你……你千万别误会,我只是觉得你被那小子欺负了,想替你出口气而已……”段鹏解释道。

  听到段鹏的话,韩如冰顿时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间里的情形,不由得小脸一红:“谁……谁说那小子欺负老娘了?”“是……是你的手下告诉我的,他说昨晚你执法的时候,那臭小子摸了你的……”

切,你这是看不起我。

  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啊?那,那如果我有事情呢?我有点懵,没有事情的话,那还好,但是有事情那不是就不好了。

  本来今天想送喜欢的女孩一个苹果。

  不是我说你,你这性格真的要不得。

  按摩棒开到最大档位樱井面带开心的笑容,用另一只手对我招了招手。

  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。

  突然觉得我们要是去抢劫的话估计不用动手人家就把钱包交出来了。

  当然,对此我是支持的,没有人去打扰安安,我不就是唯一和她关系要好的人了吗?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怎么你先喝上了?晓雅问到,说好是敬我的。

  排了不知道有多久,我看见前面工作人员开始把画册摆在柜台上,两边也立起了海报。

  我瘫了瘫手。

  嘿嘿,看样子我可爱的学弟倒是很喜欢那样子了。

  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啊...我平时上学也很累的啊...顾佑辰坐在苏清妺旁边,自然的接过她递过来的水杯:看来,你是有想法啊,说吧,想去哪儿玩?好说好说白亦辰拍了拍叶梓渔的拳头。

  周围的人跟着起哄了。

  身后还跟着三个助手,其实要买的东西没那么多,应该是(极品少妇的诱惑)不需要带助手过来搬得。

  难得大家心情都是好转,去打棒球吧?你要是想谢谢我,那就请我去吃点好吃的就行了。

  秋岚心想:愿这次你真的安好。

  按摩棒开到最大档位哥哥要自己开动脑筋,自己做。

  林婉清打了个呵欠,那个见利忘义的男人找到新欢了,好像是个挺出名的美国女星。

  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什么?你这是盼我去死吧?我哪里得罪你了?有误会咱先讲清楚行不?怎么老是让我上演吃哑巴亏的戏份?底下都别吵了,今天咱班来了个新同学。

  是不喜欢你,他对别的女生也这拿起笔故作镇定的在纸上写了一句:阔别十年,谁造?果断关掉了电脑,他现在知道的够多了,凌逸和那个组织有关,而且他后面站着至少是A级杀手,知道这么多就可以了,林员凡很知道分寸,知道的太多会死这个道理他也是知道的。

  如果我说你去死,你真的会去死吗?你为什么要那么在乎我?你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么别扭吗?怎么可能,他们放在原来就是狂信徒,只不过是信仰人类的纯正而已。

  那少年笑起来像一面桃花。

  公子要先洗什么菜啊?公子在哪里洗啊?公子还要洗什么菜吗?公子这个菜怎么洗啊?公子,公子。

  

炎热夏季。

  某师范大学学生会办公室。

  一个漂亮的女生穿着白色衬衫坐在那里看着档案。

  她胸口的衬衣微微张开,开着两个扣子,那沟深得可以淹死一个男人.那半圆形的大弧度淋漓尽致的展露,而里面几乎是真空的,什么都没穿,就凭把衬衣撑起来的轮廓。

  她的下,半身穿着制服短裙,一条修长又白皙的双腿穿过桌子下面,没有穿丝袜,那肌肤鲜嫩鲜嫩的。

  这个女人叫张琪,教育局领导的女儿,同时也是该大学学生会的成员之一。

  张琪是人间尤物,这是众人皆知的,多少男人晚上幻想对象,用屌丝的话说,在脑海里,张琪已经被他们歪歪了一次又一次。

  可偏偏有个男人对她不感冒,就是杨羽。

  一名普通的学生,但人长得很帅,身高超过一米八,还是校篮球队的。

  杨羽现在就在张琪面前。

  杨羽把接到的通知书砸在了桌子上,气愤道:“张琪,这是怎么回事?我的工作分配第一志愿填的是市里的初中,怎么变成了县里的深山沟里?”他知道,肯定是张祺让其在教育局的父亲改了他的工作分配。

  “杨羽,只要你不要跟那个狐狸精一起,做我男朋友,我就改回来,只要我在我爸面前说几句话,别说市里的名校了,他一年就能让你评上高级教师职称。

  ”张琪傲慢的说道,她觉得自己开出的条件足够诱惑了。

  “张琪,我说过很多次了。

  ”杨羽深呼吸,让自己平静下来,说道:“第一,张芳芳她不是狐狸精,她是我女朋友;第二,我不会喜欢你的,追求你的男人那么多,你干嘛非要我呢?”杨羽和张芳芳在一起已经两年了,大学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和她过的,满满的记忆,一年前,张琪突然插足他们,展开了疯狂的对杨羽的追求。

  但杨羽的心里就只有张芳芳这个女朋友。

  见杨羽如此坚定,张琪气死了,喊道:“你到底答应不答应?要么去那种深山沟里支教永远别想调到市里来,要么就答应做我男朋友,二选一。

  ”“我最恨别人威胁我,还拿我的女人和前程来威胁。

  ”杨羽本来不讨厌张琪,这个女人身材极好,那地方比自己女友还大,就凭这身材玩一玩肯定过瘾。

  但是他不能背叛女友,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张琪是两个阶层的人,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,不可能在一起。

  “我选一。

  ”杨羽一字一句的对张琪说道,毕竟她擅自改了自己的志愿,毁了他的前程,让他愤怒。

  张琪站在那里,怒瞪着双眼,眼睛都红了,咆哮道:“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?我哪一点不比她强?我身材没有比她性感吗?”这话说着,张琪一把用力扯开了自己的衬衣,那衬衣的纽扣在蛮力的作用下,直接就砰砰的强行扯断了线,掉落了下来。

  同时,那衬衣被完整的扯了下来,张琪里面赫然是真空的!当场杨羽看得都傻了,张琪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?张琪就赤,裸着上半身站在杨羽的面前,那完美的宝贝就挺立在那里,那轮廓简直绝了。

  “我的身子不好看吗?比那个狐狸精的不好看吗?我告诉你杨羽,我还是女孩,不是女人,你想把我从女孩变成女人,现在就可以!”张琪露着自己完美的曲线身材,吼叫着,那气势那性感的声线,说实话,杨羽也是无比动容。

  这一刻,杨羽真想把她当场压在桌子上,但是杨羽还是忍住了,这个女孩喜欢自己,自己更不能如此卑劣的侮辱她,如果要了她的身体,就应该负责。

  但是想起张琪的如此豪放和开放,杨羽心里还是有些对自己女友张芳芳的无奈,张芳芳恋爱两年,就没给过自己身体,答应过她,等到结婚了,再给自己。

  杨羽对于像女友这般清纯的女人,还是强行控制住了自己,但是现在,面对张琪,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没穿的她,杨羽的身体可是不老实了。

  这一切,显然没有逃过张琪的眼睛,坏坏的笑道:“身体不老实了?我就不信,你对女人还没感觉?明明很想要。

  ”张琪说着,走了过去,当场跪在了地上,去拉杨羽牛仔裤的拉链。

  “张琪你别这样。

  ”杨羽拿手去推张琪,但是只能碰到她的头,急忙后退了几步,想躲开张琪,但是后退到了死角,背靠到了办公室的墙壁角落里。

  张琪一下就抓到了杨羽那关键的地方。

  哪怕只是隔着裤子接触,杨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
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?”杨羽去推她,一脸的无奈,不断的看看办公室外面,这里还是有不少学生过来的,如果被学生看见了,万一传到女友那里,女友芳芳非闹不可,这不是杨羽所想要的。

  “现在我就可以按照小电影那种情节,和你玩,这是你们男人都渴望的吧?我比你那个狐狸精厉害吧?她没这么伺候过你吧?”张琪一脸很有优越感的说道。

  她觉得自己只要主动诱惑杨羽,足够把杨羽的心和身体都给拉回来。

  杨羽急忙拉起了拉链,脱下自己的外套,给张琪套上,不能让她在办公室里裸露着啊。

  “哎。

  ”杨羽叹了口气,很严肃的说道:“张琪,我喜欢的是芳芳,我只能说谢谢你,我和你是不可能的,我只喜欢芳芳,真的。

  ”张琪瞪着杨羽,一丝冷笑,爱在这一刻变成了恨,道:“那你就永远呆在那个农村吧,别想回来。

  ”杨羽没想到她这么狠心,女人果然不能惹啊,但是这事,木已成舟,他心意已去,他不会让一个女人左右自己的前程,便最后看了张琪一眼,往外走去。

  “站住。

  ”张琪喊了一声,诡异的笑道:“你真的以为你的那个女友很清纯?你被她骗了,你个傻子,去宿舍里看看吧。

  她现在正和一个男生玩呢。

  ”杨羽突然转过头来,眼睛红了起来,然后他就往女友的宿舍楼跑去。

  张琪不会拿这事开玩笑。

  但是自己的女友和其他男人上床?这事,他是打死也不相信。

  杨羽心里非常不安,他急速的跑到了女友的楼下,却被宿舍楼的阿姨给拦下了。

  “同学同学,这是女生宿舍,男生不能进。

  ”那阿姨拦了下来。

  “阿姨,我有点急事,我女友住这楼,我就上去看看就下来。

  ”杨羽着急了,越是着急,他越是相信自己的女友可能真的跟什么男人上了床。

  “不行的。

  男生不能进。

  ”阿姨就是拦着,这是学校的规定。

  杨羽要是硬闯的话,是要被处分的,到时可能影响自己的毕业不说,可能连那种荒村支教都去不了。

  杨羽看了看楼上,窗外晒着各式的女生内衣。

  这时,背后一个声音响起:“杨羽?”杨羽回头,发现是自己女友的室友,也是女友的闺蜜韩舒。

  “你怎么在这?来找芳芳啊?”韩舒微笑着问道。

  韩舒一直偷偷的暗恋自己闺蜜的男友杨羽,她自己其实也有男朋友,那个男朋友在异地,整个学期也就偶尔来看一两次。

  韩舒暗恋杨羽没有像张琪那么的激烈,一直放在心里默默的。

  “韩舒,我问你,我女友现在在寝室吗?”杨羽很严肃的问。

  “这。

  ”韩舒有些犹豫,缕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不知道杨羽想问什么。

  杨羽从她的眼神中似乎已经看到了什么。

  突然,他闪电般的就冲了过去,直接往楼上跑。

  “同学,同学,你不能这样。

  ”那阿姨在楼下喊着。

  韩舒也急忙跟了上去,本想趁机给室友打个电话,但还是放了下来。

  杨羽冲入了女友芳芳的寝室,还是被眼前极其难堪的一幕给震惊了。

  女友芳芳裸着上半身,趴在桌子上,整个身体在摇晃着,她背后有个男生在推车。

  芳芳还在哇哇的叫着,那样子极其的风骚。

  大四,大部分都出去实习了,女生宿舍楼也没多少人,所以芳芳哇哇叫着也没什么人关注,重点事,这种事,女生宿舍经常发生,女生带男人来宿舍,不足为奇。

  “杨羽?”芳芳的脸一下子就苍白了,急忙站了起来,拿衣服遮掩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背后那个男生还没看清杨羽的脸,一个拳头就揍了过来,当即那个男生就倒下了。

  杨羽一把坐在那男生的身上,又是一击拳头,再一次,那男生的脸马上就肿了,牙齿都打飞了,嘴唇都打列了,满嘴都是血。

  “杨羽够了!”芳芳大喊道。

  杨羽回头看了芳芳一眼,这个在自己面前整整装了两年清纯的女友,竟然是个表子?但是杨羽始终不相信这样的事实:“为什么?”芳芳咬了咬嘴唇,道:“他爸是市里的大官,会帮我分配到事业单位去。

  ”听了这话,杨羽更加愤怒了,自己认为一文不值,舍弃张琪嘴中的那些垃圾权利,没想到,到了女友这里,变成了她出卖身体和自己的梦想?这话让杨羽恶心,他回头看了看地上的那个丑逼一眼,这个丑逼自己还认识。

  那丑逼裂开嘴笑了笑,说道:“杨羽,怎么样?你女友真他妈的爽,听说你都没尝过?你还守着它?哈哈,我替你尝了,味道真不错。

  ”啪!杨羽又一拳打了下去,这一次,直接把他给打晕了过去。

  杨羽站了起来,看着眼前衣不遮提的芳芳,自己真是瞎了眼啊!可让他更加愤怒的事,芳芳在这个时候,竟然说道:“我们分手吧,不合适。

  ”两年清纯坚贞的感觉,没想到,突然一文不值了,她如此绝情,无情。

  杨羽感觉自己真是瞎了眼,瞎了眼啊!自己竟然看走了眼,喜欢上这个臭表子?而为了她憋着自己的身体,真他妈的可笑极了。

  杨羽真希望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。

  “芳芳,你今天给我造成的伤害,迟早有一天,我会双倍奉还回去给你。

  ”杨羽径直的走了。

  门口遇到了韩舒,她一脸不安的看着杨羽。

  杨羽看了她一眼,走了。

  韩舒往宿舍里面看了一眼,也不想进去,又回头看了看杨羽的背影,追了上去。

  杨羽跑入了树林,对着天空大吼一声,发,泄心中的愤怒。

  “杨羽?”韩舒追了上来,喊了一声。

  “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芳芳的品性?你不告诉我?”杨羽问。

  “我告诉你,你信吗?”韩舒反问道。

  这时的天已经暗了下来,这片树林也慢慢的漆黑下来,期末,很多人回去了,这片树林也很荒凉,但是夏季,显得也很浮躁。

  杨羽看着她,心中只剩下愤怒想发,泄,他看着韩舒,突然问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“啊?”韩舒突然愣了一下。

  杨羽走过来,靠近她。

  韩舒能感觉到杨羽身上的呼吸,自己的心那是砰砰直跳,如今和自己心中的暗恋的男神近在咫尺,能不让她紧张吗?“是不是?”杨羽再问。

  韩舒咬了咬嘴唇,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现在,杨羽和自己的闺蜜分手了,自己不用那么藏着了吧?但是自己还有男朋友啊,该怎么回答他啊?“是,我喜欢你。

  ”韩舒还是鼓起勇气说道。

  杨羽看着她,韩舒还是很接地气的一个女生,虽然很普通,没有芳芳漂亮,也没有张琪那斯性感,但是是个很耐看的女生,皮肤很白,看着很舒服。

  “可是,我不是你的备胎。

  ”韩舒又马上接了一句,她知道,张琪还追着杨羽呢,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杨羽微微一笑,竟然说道:“晚上跟我去开,房可以吗?”为了芳芳那个表子,自己可是憋了很久,现在终于解脱了,他再也不想压抑自己,委屈自己的老弟了。

  “啊?开,房?”韩舒更加的意外了,脸更是通红,自己认识的杨羽可不说这种话,但是,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上床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吗?这个时候,杨羽很想在这片树林里霸王硬上弓,要是现在是在张琪的办公室,自己铁定弄她了。

  但他还是保持着自己最后一份绅士风度。

  韩舒又咬了咬嘴唇,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“你答应我就碰你,你不答应我就不碰你。

  ”杨羽不是流氓,也不做流氓的行为。

  韩舒犹豫了好一会儿,思想斗争了好一会儿,然后竟然点点头。

  头刚点,杨羽突然就一把搂住了她的腰,将她抬了起来,令她背靠在大树上,同时,就吻了过去,一只手就到了她的衣服里面。

  “嗯。

  ”韩舒当即舒服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。

  “好舒服。

  ”杨羽感慨着,自己也是瞎了,身边有这么多的资源不用,却天天盯着那个假清高的死表子,害得自己白白浪费两年大学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。

  这次,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尝尝女人味。

  韩舒嘴上被封,衣服内是杨羽的手,这些年在学校,男朋友很少来,她也都没有体验过做女人的滋味,如今被杨羽这样一激发,如山洪爆发,一发不可收拾啊。

  杨羽的手肆无忌惮起来,到了韩舒的裙子里面这炎热夏季,女生都穿得很露骨,很性感,韩舒更是如此。

  说起来,她是一个很性感的女生,男人看了都会有兴趣的。

  韩舒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。

  “怎么?没有男人开发过这里吗?”杨羽坏笑道。

  此时的他,完全被刺激了,他还真想好好玩了这个韩舒,他知道今天只要他主动,那绝对可以拿下这个性感的女生。

  以前他太纯情了,从来没和女朋友玩过那欢愉之声,但是他女朋友却背着他偷人,现在,他决定,只要遇到合适的美女,他是不会放过了。

  “没有。

  ”韩舒艰难的发出声音,整个表情都很夸张,看来是没有偷吃过禁果的少女。

  她的脸一下子通红了,极其的尴尬啊。

  杨羽却是直接将她那障碍物褪下来,准备直接来,现在的他,脑子里面只想着发泄。

  还没真正开始,韩舒爽得快飞起来了,原来这就是做女人的感觉,怪不得室友都在想方设法的和男人出去约。

  “会被人看见的……我们换个地方。

  ”韩舒娇喘道,她很害怕有同学路过,要是是熟人或是老师那丢脸可就丢大了。

  她连和男人在旅馆都不敢做这些事,上次男友来,她和他睡了一晚,都没发生那种事。

  可是现在自己竟然在野外,就被杨羽端起来靠在树上给那个了?“期末了,他们都回去了,哪有什么人?”杨羽坏笑。

  韩舒扭扭捏捏了起来,并不说话,其实是欲拒还迎的。

  女人这个时候的表情最好看了。

  正在关键,突然电话响了。

  韩舒不想去接的,可电话响个不停,掏出来一看,是男友打来的,这个时候男友怎么打电话来呢?“我男友。

  ”韩舒哭笑不得道,如果这个电话不来,她肯定是愿意和杨羽发生关系的,因为现在她内心已经很是渴望了,她觉得只要和杨羽发生关系,那绝对是很舒爽的。

  “你接下,敷衍下他就挂。

  ”杨羽道,他担心韩舒不接电话,其男友会不停打电话,这样会打扰他和韩舒的欢愉的。

  “你暂时别乱来啊,那声音我男友会怀疑的。

  ”韩舒有些害怕,她对杨羽哀求道。

  她自己是有男人的女人,结果第一次还瞒着男友给了其他男人,要是知道了还不活活气死。

  如果杨羽现在就开始,那啪啪的声音,换了谁都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韩舒无奈之下还是接了电话:“喂?老公啊?”韩舒叫男友还是叫得很亲昵的。

  “嗯,老婆,你吃饭没?”其男朋友其实也没什么事情,打电话来就是无聊聊天的。

  “我……我吃……吃过了。

  ”韩舒的额头都泛出冷汗来了,刚才结巴了一下不是因为紧张,而是杨羽的手忽然动了起来。

  韩舒的身子,都抖动起来,要知道,杨羽的手,竟然又动作了起来。

  “你怎么喘气?”男友很疑惑的问。

  被杨羽这般压在树上,还被不断调戏,不喘气才怪,韩舒已经极力憋着自己了,哪怕多一分钟她都要叫出来了。

  韩舒推了推杨羽一把,摇摇头,意思是别动作了,要是杨羽继续玩下去,她只怕要忍不(玉米地做爰全过程)住出声了。

  可是杨羽兴奋了起来,反而更加的卖力了。

  韩舒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“老公,我在跑步,等下跟你说。

  ”韩舒急忙挂了电话又搂住了杨羽,咬着嘴唇尽情的享受快乐。

  这一次杨羽直接将韩舒给办了。

  羽总算爽了一把,把心中的怒火都发,泄了一顿,但是还是无法平息心中对那对狗男女的恨。

  “走,我们去睡外面。

  ”杨羽拉着韩舒,准备往校外去。

  “啊?你还要啊。

  ”韩舒觉得很诧异。

  “你不想要吗?你不想第一次好回忆啊?”杨羽笑道,那也是苦涩的笑。

  韩舒沉默了。

  两人就这样又开了房。

  韩舒窝在杨羽的怀里,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:“那你和芳芳?”“这对狗男女,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们?我会报复的。

  ”杨羽可没那么大度,哪个血性男儿受的了这种事。

  韩舒抬起头来,担心道:“我听说那个男的家庭背景很深,你怎么报复?”杨羽沉默了。

  这时,韩舒想了想,看了杨羽突然有了办法,说道:“我有个办法。

  ”“你能有什么办法?”杨羽不信。

  “你的那个那么大,我听我的姐妹说,女人对这样的男人都是毫无抵抗之力的,我想这应该是真的吧,那你就以其人之多还之以身,她不是给你难堪吗?那你就给她们难堪。

  ”韩舒的话说得很含蓄。

  “我怎么让他们难堪?”杨羽还是没明白。

  “我听说,芳芳和那个男的一起要出国了,而芳芳还有个姐姐。

  ”韩舒红着脸说道。

  这话再次激起了杨羽的愤怒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,自己这个男朋友竟然还闷在鼓里,还以为她是最爱自己的,真是可笑!他决定要报复!芳芳的确有个漂亮姐姐,他知道怎么报复了。

  杨羽去买了新衣服,理发,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。

  他知道芳芳有个亲姐姐叫张欣芳,在这个城市打工,租房,见过一次面,长得比张芳芳还漂亮。

  杨羽想着这已经是报复前女友的最好方式了吧。

  杨羽找到了张欣芳工作单位,然后就是等。

  一直等到下班时,终于看到了张欣芳姐姐的身影。

  论身材张欣芳比前女友张芳芳还要性感,尤其是那里,几乎能把衬衣撑开来。

  杨羽都打听过了,张欣芳也是单身,很久没有男朋友了,这么漂亮没有男朋友确实很奇怪,听以前芳芳说主要原因是她的工作单位是做女性内衣设计的,全部都是女生。

  这么久没有男朋友,肯定也没有经常得到滋润吧,这个年纪不可能不饥渴吧?杨羽如此想着,感觉自己的成功率越来越大。

  看着张欣芳往出租房的方向走,杨羽尾行了上去。

  看着那个张欣芳走路甚至一扭一扭的,很带劲,如果和她玩,肯定很燃。

  天暗得很快。

  张欣芳在一家面馆吃了面,然后继续往小区走。

  显然她走的小路,路过一片漆黑的小区后院时,突然黑夜中一个男生迅速冲了出来。

  “啊。

  ”张欣芳尖叫一声。

  那男人一手捂住了张欣芳,一手一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:“别叫,否则我宰了你。

  明白吗?”张欣芳吓得急忙点头。

  那男人力气很大,将张欣芳一脱就已经入了草丛。

  “大哥,你要干嘛?”张欣芳看见那刀子闪光光的,害怕的发抖。

  “把衣服脱了。

  ”那男人拿着刀子说道。

  张欣芳自然明白了这是要干嘛,更加的恐惧了,她想逃,但是看了看四周,漆黑一片,又没有路,如果被追上,万一捅自己怎么办?那男人见张欣芳不动,将刀子在地上一扎,就朝张欣芳扑了过去。

  “啊,不要。

  ”张欣芳害怕的裹紧了身子。

  那男人直接一把抓住张欣芳的衬衣,直接给撕开了。

  张欣芳感觉很丢脸,急忙双手去遮掩自己关键的地方,可是那个男人直接一手抓住她那蕾丝小衣就撕了开来,扔到了远处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a.aspx?5056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a.aspx?7464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a.aspx?2303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a.aspx?6825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a.aspx?3367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a.aspx?91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a.aspx?6955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rubberbracelets.top/twa.aspx?786.html